当前位置:新闻资讯 > 公司新闻

顶天立地的根基——记常德定海管桩创始人陈克学

发布日期:2024-01-05 14:14:32 访问次数:418

顶天立地的根基——记常德定海管桩创始人陈克学

管桩是什么?形象一点说,它是城市建筑“上天入地”,公铁路桥穿山越水需要立稳脚跟的“定海神针”。

如今,“咚,咚,咚——”噪声震天、尘土飞扬的打桩景象,在国内许多城市已经绝迹,取而代之的是静悄悄的静压打桩法。所谓静压打桩,就是利用大型压桩设备,将几十米长的预制管桩,分节压进土层。与锤击式打桩相比,这种施工方法几乎没有建筑噪声,布设的桩基又深又牢,是一个迅速兴起的细分行业。16年前,陈克学以敏锐的眼光捕捉商机,创建了常德定海管桩有限公司,填补了常德市在这一领域的空白,铺开了他支撑百年根基的宏大蓝图。

现代建筑行业涵盖多门学科,学术、技术含量高,普通人要想从泥瓦匠到建筑师,那是小丑鸭到白天鹅的距离。其实,陈克学原始学历只是初中毕业,但是,他凭着天生聪颖,勤奋好学,36岁获取了湖南大学土木工程专业函授本科文凭。之后,他相继获得国家一级造价师、一级建造师执业资格,参与了管桩行业国标省规的定制,成为湖南省管桩行业的领军人物。

定海管桩16年来披荆斩棘,守正创新,最高年份企业产值达到3亿元,每年为社会解决就业岗位200多个。纳税是企业实力和信誉的象征,定海管桩的纳税,从每年80万元到500万元经过了7年,从500万元到1000万元经过了4年,从1000万元到合并报表的1500万元经过了2年。     

一个人从金字塔底到成功站在金字塔尖,要花多长的时间,要什么样的社会和家庭背景,与他所处的时代息息相关。很多成功的企业家在这个涅槃过程中,都有一段痛彻骨髓的经历,陈克学也不例外,他从逆境中脱颖而出,饱含艰辛,烙满伤痕。

64年前,在那个梅花傲雪的季节,陈克学来到了烟雨人间。世界水稻最早的起源地澧阳平原,是陈克学祖祖辈辈繁衍生息的地方,祖辈们吃苦耐劳、精打细算,过着农耕生活。尽管时局飘摇,经过陈家几代人毕生劳作,不断积累,家境温饱有余。然而,当年划定阶级成分时,却把这个家庭打入了寒冬,地主套不上,就定为了富农。是非颠倒的时间节点,出生在这样家庭的子女,忍受的磨难、羞辱与不公当下人无法想象。

陈克学同胞姊妹6个,他排行最小,所有的羞辱与不公是父辈、哥哥姐姐在承受。有一天放牛回家,天已经黑了,忽闻生产队的晒场上人声嘈杂,陈克学好奇地走过去,只见围着满满的人群在开批斗会。有人站在扳桶上声色俱厉的发言,地上跪着一个人,他仔细看去,是父亲!他的头轰地一下炸开了。仿佛有人在掐着他的脖子,令他喘不过气来,脸像被抽了耳光,心像被一阵阵撕裂。他扭头跑回家,一头倒在床上,委屈的泪水喷涌而出。只要大队、生产队开批斗会,父亲经常双手反绑,跪在地上,戴着三角筒的白纸高帽,任由揪斗。每次遇到这种场景,他再也不敢去会场,只是趴在田埂上偷偷的哭泣。那样的年月,隔三差五,就会有一群人带着红袖章,端着红缨枪来抄家,他从门缝中见到哥哥姐姐戴着白色高帽,被人批斗呵斥。每逢敲锣打鼓的游行队伍路过家门口时,他就吓得赶紧躲在房门后面。那份屈辱,那种担惊受怕的感受刻骨铭心。

1970年春季,陈克学到了上初中的年龄。贫下中农的孩子已经按时入学,生产队里唯有陈克学没有上学。在他的央求下,那天大哥去了贫协代表家里,好话说了一箩筐,低三下四求着开恩让小弟去读书。可是,那个人油盐不进,只是甩了一句“不读书就不能种田吗?”后来,还是学校一位罗老师实在不忍心孩子失学,据理力争,才让陈克学在开学一个月后进了教室。

陈克学深知学习机会来之不易,唯有勤奋学习,加倍努力,用成绩说话,才能少受欺凌。初中两年,成绩得到了各科老师的肯定,课堂作业经常在班级在全校传阅。他的英语作业,代表学校在公社联校参加比赛。

转眼初中毕业,然而,上高中不是靠成绩,而是推荐入学。成分不好的子女需要大队治安主任、贫协代表签字同意,这是政审的第一关。但是,就是这一关比登天还难,他们铁板一块,铁面无情,怎么也不同意推荐。陈克学的班主任王老师德高望重,认为他是个学习的好苗子,多次去找大队干部说情,希望能推荐陈克学上高中,结果无功而返。

高中梦碎,陈克学怀揣一肚子失望与不甘回到了家里。14岁的少年刚回家,就被生产队当做壮年劳动力派上冬修水利的工地。在澧县大坪干渠修建时,陈克学每天随着劳动大军早出晚归,往返几十里去澧水河对岸的关山搬运岩石。青枝嫩芽,身材瘦小,肩上的重量却超过了自身的体重。更可气的是有些人恃强欺弱,刁难使坏。有一天,陈克学在工地上爬坡挑土,已经累得上气不接下气,但有人还是故意给他担子里满加满压。弟弟被欺负,他的小哥在旁边实在于心不忍,就出面干涉,激怒之下,别人还和小哥打了一架。出身不好,有理也是无理,最后处理结果就是,逼着他们全家,提着两只母鸡上门赔理道歉。

时光来到了1976年,陈克学从苦海里长到了18岁,就在中国大地即将迎来曙光的时候,他的父亲已经为生活耗尽了最后一口气,被无休止的政治运动百般折磨,含冤离世,年仅59岁。母亲出自书香门第,贤孝厚德,教子有方。艰难的岁月里,母亲常常告诚自己最小的儿子:人一生要勤奋,要好学。低头处世,抬头做人。

1977年,一声春雷响彻大江南北,高音喇叭里传来恢复高考的消息。然而,陈克学没有上过高中,无缘报名参加,一考定终身的机会就这样失之交臂。但是,时局开明,乌云驱散,靠成分论英雄的日子已经没有了市场。大家都在同一条起跑线上竞争,享有平等的生存人格,这让陈克学喜出望外,他相信苍天不负有心人,是雄鹰总有展翅翱翔的天空。他憋足干劲,不停地用脑子筛选每一个发展机会,寻找人生的突破口,他总觉得离自己梦想的舞台越来越近。

陈克学跟随哥哥学习泥工手艺,自学施工预结算,到1984年时,他进入乡工程队从事管理岗位已经8年。此时,恰逢省建设厅在长沙有色金属专科学校举办两年期“专业证书”学习班,陈克学得到了澧县建设局的推荐,26岁,他第一次踏进了渴望已久的大专院校。从事实际操作多年,专业知识应对轻松自如,但初中底子要想融会贯通高中数学和物理,函数与极限,不定积分到定积分等等,那真是难上加难。他像久旱的土地遇到了春雨,如饥似渴,夜以继日恶补断档的知识。两年下来,他不仅拿到了证书,还为后来考进湖南大学函授本科奠定了基础。

第一个青春是上帝给的;第二个青春是靠自己的努力。1994年,陈克学春风拂面,终于圆了一生最大的梦想,获得了湖南大学函授本科毕业文凭。从26岁到36岁,3650个日夜,他完成了从初中到大学本科的飞跃,从一个泥瓦匠成长为建筑领域的知识分子。

实践磨练恰如强身健骨,高等教育好似如虎添翼。陈克学从乡村走向了县城,从县城走进了都市,他的视野更加宽广,舞台更加远大。此后,他在津市阳由建筑公司、湖南金健米业建筑公司、常德蓝田建筑、常德市一建担任项目经理,所承建的项目大多评为常德市优良工程。工作期间,陈克学凭实力与工作两三年的大学生同步参加考试,摘取了当年通过率只有20%的全国注册一级造价师执业资格证书,全国注册一级建造师资格证书。

从事建筑施工承包多年,资金也有了些积蓄。多年来,陈克学也在思考一个问题,单独施工不是一个产业,还可以进一步拓展事业空间。2006 年,陈克学已近天命之年,但创业的冲动如日中天,他决心办一个实业,选择自己熟知的领城,不盲目跨界。经多次到沿海、江浙考察,发现高强预应力混凝土管桩,在建筑基础工程中有强劲的生命力,是建筑工程的一个细分市场。

经过周密的市场论证和前期考察,2007年4月,常德定海管桩有限公司注册成立,项目选址武陵区丹洲乡高泗村。厂区土地从农业用地到国有建设用地的招拍挂市,仅用了6个月时间。10月1日定海破土动工,12月设备进厂安装。2008年3月22日,定海管桩生产的第一根管桩产品成功下线。从开工到投产仅用了半年时间,成为行业中的最快速度。

没有礁石,就没有美丽的浪花;没有挫折,就没有壮丽的人生。第一年是陈克学步履最艰难的年份,首先是生产出的产品,在市场推广应用中有一个漫长的过程,涉及到建设领域的各个环节,打通这些堵点非一朝一夕,陈克学所有的心思都在为打通各个堵点竭尽全力。可是,拦路虎不止一个,那年,金融危机传导整个建筑行业,市场需求不足。最严峻的麻烦是公司注册有两位股东,另一位股东任法人。当时法人股东自有资金不足,在借完了亲戚朋友的钱以后,又借了几百万元高利贷。当高利贷逼债堵门无法还款时,陈克学才知道原由。情急之下,陈克学做出一个惊人的决定,接下了股东所有债权债务,想方设法偿还了高利贷,借低息还高息,保证了工厂正常运转,度过了最艰难的开局之年。

2009年,奋力拼搏的陈克学把在北京就业的女儿请回厂,帮助管理内务。女儿就读中央财经大学金融专业,管理内务得心应手,在企业低谷期,他又燃起了新的希望。

时隔不久,又一个消息传来,陈克学不禁打了一个寒颤。原来是有着国资背景的浙江建材集团入股,总投资1.3亿元,在鼎城桥南工业园开建一个与定海产品线完全相同的大型管桩企业——湖南天和建材有限公司。他们的投资规模是定海的4倍,可以说全线碾压定海产品。有人甚至预言:“天和开业之日,就是定海关门之时。”

陈克学也是久经沙场的老将,当然不会被妄言吓到。神定之后,他沉稳思考,寻找化解危机的良方。不久,他亲自赴杭州拜会浙江建材集团领导,恳请对方能不能给予合作的机会;定海已经投产,为了减少重复投资,任何合作方案都可以谈。陈克学一厢情愿,对方一笑而过,拍了拍他的肩,“老陈啊,国有投资是集体决定,不可能朝令夕改,股东结构已经注册,不可能有变化。再说,我们不到常德建厂,也许会有别的企业到常德建厂。”谢过了领导的直言,更加激发了陈克学的斗志,已经无路可退,人在悬崖,唯有拼命一搏。

当他义无反顾奋进时,运气已经在路上了。回来后,陈克学整天盯着水泥、砂石、离心机和进进出出的大货车,跟踪每一个生产环节。2009年10月,岳常高速公路正式开工,各种竞争激烈展开,在路基试验段,定海管桩通过严格的质量筛选,靠过硬的指标脱颖而出,得到了业主、监理、施工的认同,定海管桩产品成功入围。有了试验段的成功,陈克学从岳阳到常德每个施工标段上门推介,衔接各个部门,没日没夜穿梭工地。开车累了,他在路边打一会盹;胃痛得厉害时,吃把止痛药继续去跟进产品。这一路走来的心酸和感受,只有陈克学难以忘怀。最后的结果显示,岳常高速全线各标段使用管桩,定海的产品占了70%。从此,定海步入了正常发展轨道,财务状况也得到了改善,跨过了初创企业最艰难的瓶颈期。

2011年,尽管房产调控,银根紧缩,开发热度递减,但定海管桩逆市而上,获得常德公园世家项目、张家界贺龙体育馆、怀化烟草公司、益阳桃江廉租房等民用、工业、市政重点项目的青睐,占据了湘西北市场份额的85%,大型公共建筑、工业建筑市场份额的90%。

2013年常德市政府决定建设大学城,湖南幼师专科学校选址正是定海的全部厂区,需要整体搬迁。经过多方协调,最终选址桃源县工业园陬市片区。2014年3月新厂建成复产,扩大了生产规模,工艺流程进一步改进,厂容厂貌焕燃一新,市场前景更加美好,企业步入了正向发展的快车道。

正当定海脚踏实地,埋头苦干,品牌、质量、市场占有率逐步提升之时,戏剧性的一幕出现了。2017年,当年牛气冲天的湖南天和建材有限公司,因为连年亏损,股东之间矛盾重重,国有资本浙江建材集团宣布止损退出,股权转让本地股东。新股东经营了一年也没有扭转亏损局面,新的法人代表数次找到定海,拜见陈克学,希望定海整体接盘天和。经过数轮谈判,天和出局,出租10年给定海生产经营。

2018年1月1日,定海正式入驻天和,接管天和的生产厂区。那个当年狂言“天和开业,就是定海关门”的人早已不见踪影,陈克学以质取胜,以弱胜强的经典,赢得了同行的敬重。接管后,投入2000多万元,对原有破旧设备进行彻底改造。从此,定海有了两个生产厂区,对产品线进行了分类,尽最大可能发挥各自优势,形成了优势互补。

陈克学到了金秋收获的年纪,儿子陈吉果学成回国,在国内本科学的是土木工程,与定海发展专业对口,国外学的是金融与工商管理,有着新的理念和新的思维。回到定海从基层做起,两年的实践,羽翼渐丰。60岁时,陈克学卸任公司董事长,陈吉果成了定海管桩新的掌门人。

如今,定海管桩在全省13家同类产品企业中,市场占有率始终保持第二,本土企业中独占鳌头。定海业务不仅在市内省内业绩骄人,还在重庆等省外市场崭露头角。2021年,定海管桩荣登中国建材企业500强龙虎榜,陈克学被授予常德市第十四届十佳优秀企业家称号。

陈克学没有沉浸在成功的喜悦里,回望定海筚路蓝缕的发展历程,陈克学与新的掌门人认真进行了复盘归纳,他们深知,定海的出路唯有在行业中进行深耕细作,从长计议。近年来,定海打通上下游产业链,拉长产业链条,向纵深发展。新征地90亩,成立了装配式建筑配套产业园;新建高强度砂石生产线,确保原材料的质量;新建单体21000平米的车间,为全自动化、智能化的管桩生产线升级作好储备;控股成立了湖南金铸基础工程有限公司,从而打通了从产品到产业的链条。

这些年,陈克学还担任了湖南省混凝土与水泥制品协会副会长、预制桩与结构件制品分会执行会长。他一直注重参与行业标准的制定,从而进一步扩大了企业品牌的知名度。陈克学多次受邀参与了多项国家标准、行业标准、协会标准的编制和修订。定海从高校引智,产、学、研深度融合,与苏州混凝土制品研究院、嘉兴学院、湖南大学、湖南文理学院长期深度合作,加大研发投入,取得了多项发明和实用新型专利,在行业中的技术储备处于领先地位。

“父母勤劳节俭的一生影响了我,他们的纯朴、诚信、从善是我的立身之本。”当经济条件有了起色的时侯,陈克学首先想到的是社会责任。创业初,他就供养了多名残疾人,还把自已的商业门面提供给他们创业。捐资助学40万多元,先后资助6名贫困学生从小学到高中的学费,已有2名学生考取了大学。积极参与乡村扶贫和乡村振兴建设,为家乡养老敬老捐款捐物30余万元,投入130万元为村民扩修水泥道路。

青年是人类的精华,时代属于年轻人。陈克学说,“退居幕后,责任和使命不退,我将用毕生的精力推进定海稳健发展,为铸就一根无形的“定海神针”,奉献余生!”

来到管桩流水生产线,陈克学脸上扬起了欣慰的笑容。他深信,那一根根管桩像是一颗颗种子,即将扎根大地,它会发芽,开花,托起顶天立地的蓝图,长成明天欣欣向荣的繁华!

我要评论

上一信息:暂无

下一信息:常德定海管桩|新时代的“定海神针”:预应力高强度管桩(PHC)

工作时间:

联系人:

联系电话: